刘文典——长眠于安庆大龙山的国学大师

百家乐 2014-03-21 14:55 来源:岳西民俗网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记忆里,总有一些“狂人”,他们像寒夜里的星星,点亮历史的夜空。他们贫贱不多、威武不屈、傲骨铮铮、傲气冲天;他们所言非凡、所行也非凡;他们虽死犹生,英名不灭。他们或如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且行且歌,自沉汩罗;或如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自弃官印、归去来兮;或如李白:“自称臣是酒中仙,天子呼来不上船”,寄情诗酒,放浪形骸;或如东晋之嵇康、三国之弥衡......

长眠于安庆大龙山镇的安徽大学首任校长刘文典就是一位“狂人”。10月22日上午,我和安庆文史学者闵承启先生一行来到位于安庆北郊大龙山镇燎原村高家山的刘文典墓前。据同行的燎原村邓书记介绍,先生去世后原葬于大龙山镇的陈家埠,一年后迁至此地与其妻张秋华合葬。先生之墓以汉白玉垒成,墓碑高约六尺,上刻“刘文典、张秋华之墓”。墓顶之上静放着一束鲜花,说明近日有人前来凭吊。据邓书记说,前来拜谒刘文典墓的人很多,既有先生的后人,也有远来的学者,常来的则是山脚下安庆师范学院的学子们,先生并不寂寞。墓后大理石上镌刻着先生生平简介,墓前的左右石柱上镌刻着章太炎先生早年为先生撰写的对联:“养生未及嵇中散,疾恶真如弥正平”。先生“早年师从刘师培、章太炎,青年交游胡适之、陈寅恪,中年瞧不起闻一多、沈从文,晚年批评过鲁迅、巴金,追随过孙中山,营救过陈独秀,痛骂过蒋介石。解放后,当过国家一级教授,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慷慨发言,曾受到毛泽东当面夸赞。”章玉政《狂人刘文典》一书对先生的一生这样简略的描述。伫于先生墓前,先生的背影早已渐行渐远,而一代国学大师的“狂人”形象却愈来愈清晰………

他是一位真正的国学大师。先生祖籍怀宁。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民主革命。1907年加入同盟会,1909年赴日本留学;1912年回国后任上海《民立报》编辑兼英文翻译,曾与孙教仁同时遇刺;1913年复去日本,加入中华革命党,担任中山先生秘书;1916年回国,次年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其间参加《新青年》撰稿、编辑工作。1927年创办安徽大学,任校长。后历任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西南联大、云南大学教授。著述有《淮南鸿烈集解》、《庄子补正》、《学苑校补》、《三余札记》及译作《进化与人生》、《进化论讲话》、《论生命不可思议》等,有《〈刘文典全集〉传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评为一级教授,当选为第一、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先生学贯中西,尤精国学,治学严谨,精深邃密。在北大任教期间参与胡适倡导的整理国故运动,潜心于《淮南子》、《庄子》等国学经典的学术研究,著有《淮南鸿熟集解》,第一次全面而系统地对《淮南子》进行校勘、评述,博采众长,综合优劣,重内证、辨真伪,是近代学术史上《淮南子》研究的代表性作品,受到胡适、梁启超的高度评价,胡适甚至称该书为“今日治国学之先务”。由此观之,刘文典的狂傲是以国学大师作底气的。

他又是一身傲骨的“狂人”。刘文典去世后,其子刘平章编印出版了《刘文典传闻秩事》,书中记录了刘文典诸多清高自守、不畏权贵的狂人轶事,其中以“骂蒋”为最。1928年,刚刚当上南京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介石到安徽省府所在地安庆视察,听说安徽大学学生跑到安徽女子中学闹事,即召见校长刘文典。倘若刘文典媚蒋,则是逢迎巴结之良机,倘若刘文典畏蒋,则唯唯诺诺以应之。然刘文典不然,召见时,蒋问:“你就是刘文典?”刘答:“你就是蒋介石?”蒋要刘尽快惩处肇事学生,刘曰:“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我觉得其中尚有内幕。”蒋怒曰:“你这个新学阀,不将你撤职查办,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刘对曰:“提起总理,我和他在东京闹革命时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呢!如果说我是新学阀的话,你就是新军阀!”蒋介石一怒之下将刘文典关押两周,令即日离皖。敢于“骂蒋”,岂非“狂人”?

智者曰:“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但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有集傲骨和傲气于一身的狂人,他们笑傲王侯、蔑视权贵;他们“铁肩担道义,妙手蓍文章”;他们知其不可言而言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他们是天地之正气、社会之良知!

先生之墓就在安庆高教区的后面高家山上。站在先生的墓前,俯视大龙山下,安庆北部新城正在快速崛起。原安徽大学解放后改为安庆师范学院,正在争取升格为安庆大学,已建成的安庆大学(筹)新校区高楼林立、学子云集;原安徽女子第一中学解放后改为安庆卫生学校,也已迁至大龙山下,并已升格为高等医科学校。正在迁建的安徽省黄梅戏学校、正在新建的安庆技师学院即将竣工,一个现代化的高教区基本形成。作为著名的国学大师、安徽大学的创办者和著名的教育家,先生的在天有灵是否感到上些欣慰?